进入巴黎时间!10位艺术圈人士的真实见闻

”(Paris+ par Art Basel,以下简写为艺+巴黎)在巴黎临时大皇宫开幕,共有来自33个国家的154家画廊参与。尽管是第二届,但在它去年首次亮相时便取代了创办于1974年的FIAC,成为巴黎如今最重要的艺术博览会。

而另一个在巴黎货币博物馆举行的Asia Now,是欧洲唯一专注于展现亚洲当代艺术多样性的博览会。65家参展画廊的规模,让它成为一个让人逛起来不会太累的小而精的博览会。

除了这三场主要的博览会外,巴黎同期进行的还有专注于设计的Design Miami/Paris、首届THEMA设计与艺术博览会,以及专注于装置和影像艺术的第二届

。巴黎同城的基金会、美术馆和画廊的展览更是令人应接不暇。LV基金会艺术中心的马克·

有口皆碑,堪称巴黎之行的最佳展览;巴黎证券交易所-皮诺收藏馆的新展“美国神话”,呈现了四位艺术家:迈克·凯利回顾展,李·洛萨诺小型回顾展,以及米拉·舒尔和赛·瑟帕斯的装置艺术。西方当红年轻艺术家自然也不会缺席:比如老佛爷基金会带来的伊西·伍德的首个法国个展;

特展亮相拉罗什之家;高古轩画廊巴黎空间呈现了备受热议的安娜·维扬特个展……中国艺术家的个展项目则包括常青画廊的陈箴个展、贝浩登画廊的陈可个展、施博尔画廊的孙一钿巴黎首次个展等。我们邀请了10位身处巴黎的不同身份的艺术界人士,他们或是参与到三场博览会中的画廊主,或是活跃于欧洲的艺术顾问、写作者,或是来自中国的艺术家与收藏家。当艺术圈来到巴黎时间,他们对这座城市的艺术氛围有何切身感受?巴黎艺术市场是冷是热?同期的艺术展览水准如何?与刚刚落幕的伦敦相比,巴黎的活力与魅力何在?

巴黎艺术市场非常有活力——许多画廊从业者在谈论欧洲艺术市场中心从伦敦到巴黎的转移,即使这座城市的“床虫”危机和空袭警报已经上升到高点,也没有阻挡艺术从业者和藏家们的热情,越来越多的国际画廊在巴黎开设了据点。巴黎的活力和伦敦不太一样,

——艺+巴黎和Paris Internationale等展会都呈现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同城艺术机构也呈现了重量级大展,而伦敦的活力则更像是借着Frieze 20周年的光,靠着从业者们公关营销的天赋打造出来的周边的活力——比方说那些博眼球的跨界展和大的派对和酒会,是名利场的活力,可呈现的艺术本身却感觉缺少新鲜感。伦敦把花边和噱头这些东西玩转得更好,可巴黎却是纯粹的艺术、美和历史带给人的“沉浸式”体验。

这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感慨。对我来说,逛展会和周边展览最大的乐趣是挖掘新的艺术家,如果你在今年的某大展会上口碑极佳的中型画廊看到一两年前在小画廊甚至是艺术驻地中了解的艺术家,或是在富艺斯的拍卖上看到三年前发现或买下的艺术家,就会理解好多人全球“寻宝”的动力——赴约展会其实是一场场让眼光和品味走在前端的训练,从中会感受到许多眼前一亮的心动和刺激。今年的伦敦展会就令很多人大失所望,巴黎却有许多新的发现。首届Thema设计与艺术展会

可能是因为我个人比较关注新晋和事业中期艺术家,在市场领导方面,伦敦的确更强,近几年拍卖场上的几位特别火的90后“艺术偶像”,大部分都是美国和伦敦的画廊推出来的。不论是两三年前炙手可热的扭曲夸张的具象人像,还是这两年风靡的抽象女性,流行的风格的“卖相”相近,很多人感觉审美疲劳、看腻了。最近一年,伦敦市中心开了很多新的中小画廊,但推出的项目都是“好卖风”的架上作品,没有什么机构收藏,作品却已让藏家们排队等。

反观巴黎的一些中小型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很多是跨媒介的,风格上更内敛沉稳,更注重观念,他们可能已经有非常好的机构背书,但却没有二级市场。

这次巴黎艺术周期间,很多本地中小画廊推出的群展中也会有一两个市场上需要排队的艺术家,但会给人更多元的感觉。

虽然市场审美和学术机构审美并不能相谈并论,但艺术是一个产业链,每一环也是互通影响的。在巴黎,巴黎证券交易所-皮诺收藏馆Bourse de Commerce、老佛爷基金会旗下的Lafayette Anticipation这些私人机构对公众审美影响很大,他们的收藏和展览项目偏观念,而且更年轻化。伦敦不是没有支持前沿的(cutting-edge)机构,伦敦也有很多中小型机构在支持创新的艺术项目,但它们更多坐落于东区、北区、南区,被圈内人熟知但是声量却不够大,可引领公众审美的美术馆项目却偏成熟、“保守”。在艺术为资本服务又变成了资本的奴隶这事儿上,伦敦还是领先于巴黎。

艺+巴黎是目前全球最难入围的博览会之一。我们知道很难进入Galeries展区,因为提前获知今年参加Galeries的画廊较之去年不会有太大变动,可能不会再有新的名额。作为一家相对年轻的中型画廊,我们的策略是申请比较新锐的Galeries Émergentes展区,并决定展出一些大胆的、冒险的、并且为欧洲观众所熟知的作品。

这次带来的艺术家陆扬,她的知名度正在欧洲崛起,近年来她在许多欧洲知名的机构展出了她的项目甚至举办个展,

包括梅斯蓬皮杜艺术馆、巴塞尔美术馆(Kunsthalle Basel)、以及目前正于米兰文化艺术博物馆(MUDEC)举办的个展等。由于她的作品具有一定的争议性并挑战着传统审美,所以她的出现将使艺博览会本身显得前卫而具有意义。此外,博览会总监克莱门特・德尔菲娜(Clement Delphine)一直以来都十分喜欢陆扬的作品,我想这也是我们得以参与其中的一个原因。世界各地的藏家都来到了巴黎,包括大中华地区在内的亚洲,以及美国、非洲、南美洲等地。开幕式当天的气氛非常激动人心,大家似乎都有一种紧迫感。然而,在与其他画廊交谈的过程中,得知许多画廊最终都没能达成理想的销售业绩。BANK与亚洲的一家机构达成了合作意向,他们将收藏陆扬的作品,并且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也与我们确定了一件委任作品。此外,我们也将此次没有展出的其他作品售卖给了一位当地收藏家。但总体而言,

巴黎热闹非凡,充斥着精彩的展览、开幕式、艺博会、有趣的派对。相比于最近中东局势的不稳定,我认为每个人在此时此地都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对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都是时隔多年再次回到这座伟大的城市,这里的当代艺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然而市场的晴雨表显然给出了寒冷的信息,许多人公开表示对市场的长期前景感到悲观。

不过我认为过去15年的过度增长是不切实际的,而我们现在经历的是一次修正,希望能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市场转移到艺术上来。

在巴黎同期开幕的展览中,除去我的私心,我也一定会推荐孙一钿的展览,这个展览与施博尔画廊(Esther Schipper)的巴黎新空间非常契合,充分显示了这位艺术家能够抓住机会,秉持着深厚的自信做出转变,最终呈现出令人欣喜的效果。

(Bourse de commerce – Pinault Collection),令人惊叹的不仅是其矛盾而又和谐的建筑风格,新展“美国神话”还包括李·洛萨诺(Lee Lonzano)的小型回顾展,展示了这位激进艺术家对抗并最终挣脱僵化体制的能力;以及令人惊叹的迈克·凯利(Mike Kelley)回顾展,作为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看这个展览显得别有一番趣味。除此之外,在拉罗什之家(Maison La Roche)举办的路德维克·恩科斯(Ludovic Nkoth)特展,这是柯布西耶位于巴黎住宅区的一座高度现代主义的豪宅,这场展览也是建筑与艺术的一次伟大辩证,它将后殖民主义倾向与现代主义套路相融合。

当然,艺术周期间最不容错过的莫过于巴黎国际博览会(Paris Internationale),它在一个非常棒的场地中展示了一批最优秀的新兴艺术或是被掩盖但有价值的艺术。这个艺博会抓住了当今创意的脉搏,尽管它是一个艺博会,但它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的、通常是年轻的交易者来说负担较小。

10月18号艺+巴黎VIP首日,我全天在艺博会现场,19号去了Paris Internationale,20号去了Asia Now。印象比较深刻的作品是在艺+巴黎中,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的作品《风景》,粉彩画呈现又清新又厚重的质感;巴基斯坦艺术家萨尔曼·图尔(Salman Toor)的作品笔触和场景均呈现一种松弛感,让人心生愉悦。

,尼古拉斯·帕蒂、萨尔曼·图尔、伊西·伍德(Issy Wood)、露西·布尔(Lucy Bull)等艺术家的一级市场依然一画难求。蓝筹艺术家的市场依然稳健,卓纳画廊以300万美元售出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2018年的油画《Scent of a flower》(尺幅70×70cm)。同一位艺术家这次在巴黎的表现比伦敦更好:苏富比伦敦夜场一件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的300×200cm大尺幅作品以低于低估价(低估价为60.9万美元)的54万美元成交,而卓纳画廊带到艺+巴黎的博伊曼斯作品(尺幅105×80cm)以150万美元售出。“我们在伦敦Frieze和艺+巴黎的市场表现都非常好。但高价位作品在巴黎的表现更好,巴黎有好展览,很多美国藏家去了巴黎。”在艺+巴黎

一家著名画廊分享了巴黎展会期间的故事,一位美国藏家看中了他们画廊的一幅作品,但藏家太累就先去吃午饭了。这件作品很快又被法国奢侈品巨头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总裁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看中。尼古拉斯·帕蒂《风景》264.9

巴黎的好展览几乎都看了。LV基金会艺术中心这两年每次10月大展都出手不凡,上一年的琼·米切尔大展还让我念念不忘。今年举办的罗斯科大展,堪称巴黎最佳。“罗斯科个展的保险金额高达40亿美元,MoMA等美术馆都支付不起如此高的保险金额。所以如此大规模的罗斯科大展以后不可能再发生。”借展罗斯科作品给LV基金会美术馆的朋友告诉我。

展览呈现很多罗斯科早期具象作品,半抽象作品和抽象作品。在艺+巴黎博览会现场,MDC画廊带来的1988年出生的艺术家伦茨·格尔克(Lenz Geerk)的作品VIP第一天就售出。我在罗斯科早期具象作品中看到了格尔克作品的灵感来源。在罗斯科1930年代的早期作品中,不仅单人肖像充满孤独感,群像中人与人的物理距离近在咫尺,却又充满疏离感。

在罗斯科1940年代末开始成型的大面积的色域绘画中,那些闪耀的色彩,那些突破色彩边缘的笔触,像狂喜汹涌的情感在倾泄,在流动。这是罗斯科在表达人性中最深沉的感情和光的神性。1960年代,在罗斯科生命的最后几年(罗斯科1970年2月25日割腕自杀),作品由灰色、黑色取代了暖色调的橙红色、酒红色,无边无际的黑却指向无悲无喜的平静。孤独、神秘、悲壮概括了罗斯科作品的发展线索。

巴黎奥赛美术馆举办的彼得·多依格(Peter Doig)个展本是让人充满期待的展览,但布展方式却令人失望——展厅太小,把

的大画重重叠叠挤在一起,实在是太委屈多依格了。毕竟多依格的画并不比一墙之隔的高更作品逊色。这次在巴黎,近水楼台,皮诺借展了两件多依格作品,不过相比之下,皮诺只借展了一件藏品给伦敦考陶尔德美术馆的多依格个展,观展体验就好太多。老佛爷基金会艺术中心正举办90后当红炸子鸡伊西·伍德的首个法国个展,用整整三层楼展出伍德的瓷器、皮衣、车内饰、牙套、肖像等系列。但遗憾的是展出的好作品太少,没有好好呈现其作品的精髓。今年夏天伊西·伍德的伦敦画廊个展只呈现了几件精品,带来的惊喜却远甚于这个大展。

凡是10月这个时候来到巴黎的人们,都会赶到Asia Now、Paris international和艺+巴黎这3个博览会逛逛,我也不例外。

前两个博览会主要集中了很多家来自亚洲和世界各地的年轻画廊,他们带的艺术家都比较先锋、年轻,作品以绘画、雕塑、装置为主。

由于大皇宫在装修,所以这次艺+巴黎来自全球164家的主流画廊挤在一个临时的大皇宫空间里,VIP当天交投热闹非凡。在现场,我们确实感受到异常旺盛的买气,经济下行也许的确会给整个艺术市场带来心理上的很大影响,人们下手会相对比较谨慎,但是和之前的博览会一样,那些精彩的作品依然很难买得到。

高古轩展位上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晚期的一件《Reef》(1991),浓郁艳丽的色彩非常吸引人,260万美元,开场就被卖掉了。

即将在今年年底关门的比利时画廊Zeno X,带来的一张马琳·杜马斯作品同样很棒,95万美元,也很快售掉。

赛迪HQ展位可爱到夸张,她们将一辆老爷车直接开进博览会展场,这是一件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2023年的新作,价格为95万英镑。

除了3个博览会,外围的同期展览也很值得去看。贝浩登带来陈可的最新个展“包豪斯女孩-剧场”,呈现出她精心准备了近两年的20多件作品。

,即便只有6件作品,仍旧吸引了大量的人们前去观看,尽管她绯闻不断,但作品美得无可挑剔。还有LV基金会艺术中心的罗斯科大展,集合了他150件巨作,尤其引人入胜。

巴黎的博览会去了两个,在巴黎临时大皇宫的展览艺+巴黎,以及Paris Internationale。

这次大概有33个国家的150多个画廊参加,活动很多,组织也很用心,有不同焦点的个展、主题讨论会,而且不局限在展场,有的讨论会就在蓬皮杜举行。当然最受欢迎的是巴塞尔艺术展和卢浮宫合作举办的免费公共展部分,有26位艺术家的作品,就在杜乐丽花园展出。巴黎游客多,让游客也参与这场艺术盛会可以让每一个游客都成为展览的传播者。这大概体现了展览总监克莱门特・德尔菲娜

就艺+巴黎展会主展厅的作品来讲,没有意外惊喜,还是熟悉的、有市场号召力的老牌知名艺术家。这次艺术家中罗斯科是大热,

我感兴趣的是在展会上看到的一些90后新锐艺术家的作品,比如说单慧乾(Sin Wai Kin),1991年出生的艺术家,带着流动的性别,变装,酷儿等标签成为各大国际展的热门人物,基本上是西方政治正确艺术概念的集中体现。

这次伦敦的Soft Opening画廊带来了他/她的五幅真人大肖像,可以窥见年轻一代艺术家关注的焦点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了。

主打鼓励新兴艺术家和没那么出名的小画廊,展场和作品都更加自由和年轻。今年的展览场地非常惊艳,是在一座1911年建成的现代主义建筑中,整个场地看上去是毛胚房,钢筋混泥土全部,很粗糙,有一种野生的活力。来自成都的千高原艺术空间带了艺术家毕蓉蓉和罗明君的作品,听说都有销售。

巴黎总体来说艺术氛围相当好,艺术巴塞尔决定在这里做“小巴塞尔”本身就是对巴黎作为国际艺术中心的肯定。据去年的艺+巴黎的参展商反映,能在这里卖出比FIAC价格高很多的作品,毕竟巴黎这个城市对于全球的大藏家是有吸引力的,而普通法国人对于购买力所能及的喜欢的艺术品这件事也不需要教育,他们有热爱艺术的传统和基因。

但是目前全球地缘政治的紧张状态,不可能不影响这些展会,有些美国的大藏家或者中东的大客户,因为安全问题就不愿意出门了。去年法国总统马克龙还参观了博览会,今年就缺席了。前几天卢浮宫还收到炸弹威胁,以至于不得不疏散参观者闭馆清查,虽说是虚惊一场,但肯定会在人们心中留下阴影。

一个是常青画廊的陈箴个展“双重流放”。尽管艺术家已离世,这些完成在20年前的作品,现在看仍然相当有力量。他关于和平、关于爱、关于对生命本身的很多思考,到现在依然有现实意义。

。展厅很棒,那种戏剧布景式的展览也很吸引人。相对于陈可过去的作品,我个人更喜欢她这个展览的作品。作品中那种让人有晕眩感的色彩变奏,和戏剧化的人物都很好看,感觉有点像1920年代的波兰裔女艺术家塔玛拉·德兰波卡(Tamara de Lempicka),很华丽而且有装饰性。另一个展览是Espace temps艺术空间的摄影展,是在蓬皮杜做过个人影展,并参加了今年的戛纳电影节的导演、摄影师王兵的摄影展。开幕的那天巴黎重要的艺术家和评论家都到场了,他的作品有一种赤子之心,很纯粹。

Paris internationale是一个更年轻,更前卫,也更具实验性的展会,汇聚了世界各地有意思的画廊。

毕蓉蓉的项目是其“生长的风景”系列的延续。它是一组绘画装置,综合了绘画、织毯以及墙的贴纸等,因为现场的窗户很有特点,艺术家将作品蔓延到现场的窗户上,做了很好的一个回应。

《散开的星星》是罗明君用水墨材质做的一组作品,带有行动绘画性质,是抽象绘画,与毕蓉蓉的作品形成很有意思的对话关系。我们的项目在展位现场有不错的反馈,并且也产生了作品销售,收获了更多的西方藏家。

除此之外,我还去看了由巴塞尔主办的艺+巴黎第一天的预览,整个现场反应非常好。好几间画廊都告诉我仅仅在预览的半天时间中,售出了多件作品,甚至包括一些高价位作品,也有很多更具有实验性的上升期艺术家作品售出。

巴黎同期有太多的展览,皮诺收藏馆因为第一次去,看的时间多一些,它是由商业交易所改造的,将这样的历史建筑打造为如今一个顶级的私人美术馆,可以看出整个国家的运行机制。皮诺作为一个伟大的收藏家,他不是简单的从商业角度看待收藏,他对收藏的严肃性、多元包容都让我印象深刻,美术馆在研究性和展览文本也都做得特别好。

亚纪画廊选择巴黎作为主要参展城市的原因,在于其本身文化上的柔软性,以及该地当代市场在英国脱欧、疫情之后正处于扩张时期,也需要亚洲画廊参与其中。我们接受Asia Now多年邀约,考量此博览会目前也吸引欧洲本地做亚洲艺术的画廊参加。这次带来在5月画廊周北京大获好评的旅圣保罗艺术家林亦轩、以及旅巴黎日本艺术家Ichi Tashiro,两人皆由旅居海外的人生经历创造了新的抽象语言,价格在15000欧元左右。在博览会中这样的呈现比较“硬派”,但就是要表现画廊的气度与高度,且两位艺术家因材质、线条造就了既协和又极不同的氛围,完全吸引两种不同品味的收藏家,是对市场非常好的测试。

开幕日人潮涌现,喜好Ichi Tashiro的藏家相较年轻,因此价位对他们过高,询问度高但成交缓慢。喜好林亦轩的偏资深、重绘画本质的藏家,在人潮比例上较少。林亦轩画廊周北京、台北个展反应非常好,尚可售的作品不多,我们只能带三件到巴黎,开幕当天就已经找到有意向的买家,且有多名藏家继续沟通中。

,许多人都具有旅居亚洲的经验,因此喜好确实和一般博览会不同。林亦轩在亚洲年轻藏家中最受欢迎的应属《Speak》类型的作品,但在现场《Sleep》是询问度最高的,原因是《Sleep》黑白与笔触感最接近水墨表现,因此最容易获得这个博览会藏家的青睐。此次巴黎的三个博览会与相关活动在数量上、地点分布上,就全世界主要博览会来说都是“符合人性”的规模(希望未来它不要扩大太多!),质感也比其他城市博览会更佳。但是经济确实影响市场,Asia Now去年销售惊人,熟识的在地画廊在去年几乎完售,但今年销售不如去年。整体不景气中更小件、更便宜的东西容易流通。

这是清影艺术空间第一次参加巴黎Asia Now,呈现了陈栋帆的个人项目,有艺术家最新的布面绘画、纸本手稿和现场的绘画装置。回忆与浪漫是陈栋帆此次个人项目的主题,回忆看起来是一个线性的旅途,而浪漫是一种弥散蔓延的感觉,这是它们在空间感知当中的结构。

博览会的人气很旺,巴黎的观众非常专业,开幕当天就有欧洲的基金会和机构对清影的现场和作品感兴趣。展出的四幅布面大尺幅作品都有藏家在洽谈中,目前三件小尺寸的作品已销售。巴黎同期三档博览会,我在现场感受到了巴黎人对艺术的热爱。但是热闹归热闹,经济下行的现状和世界政治的紧张局势肯定有很大的影响,市场明显缓慢。

我此行参与的是Institut of Francais组织的美术馆馆长和艺术机构策展人团,我们主要参观的是机构展览和艺术家工作室,所以博览会我只看了三个,包括艺+巴黎,Paris Internationale和OFFSCREEN。

对于巴黎的艺术市场氛围,法国的许多艺术机构和基金会都非常活跃地参与到艺术作品的收藏中,参观博览会的专业观众数量很多。

皮诺收藏馆的迈克·凯利回顾展,以及在离巴黎近三个小时车程的敦刻尔克举行的三年展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从策展的深入度、专业度到作品的质量都是上乘的。

这次欧洲之行主要就是以看展览为主的旅行,在欧州待了一月,先后来巴黎两次。

巴黎给我最大的感觉是画廊展览很多质量很高,也很多元。其中印象颇深的是常青画廊陈箴的个展,当天去的时候刚好还在布展,非常有幸是陈箴的夫人给我们做的导览,一件一件讲述作品背后的故事,非常感动。尤其是有些文献记录着艺术家手写文字,见字如人,能够感受到陈箴对待艺术深沉的情感,在这个时代已不多见。

除了博览会我在欧洲看到的很棒的展览几乎都是基金会的展览,无论从陈列到作品的选择都非常棒。正在展出的

非常震撼,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罗斯科的作品,展览系统地把罗斯科各个时期的作品都聚集在一个展览中,清晰地展示出他作品风格是如何形成的,领略到艺术家一生的人生经历和艺术思考。朋友说,也就只有LV这样的大基金会有雄厚的财力才能让这个展览落地吧!我最喜欢的一个展厅是罗斯科非常大尺幅的作品,深红色的底色,画面矗立着方形的黑色结构,像是雄伟的建筑,又像柔软的内脏,庄严神秘甚至有些科幻。再加之空间的射灯色温调的温暖低沉,使人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是置身教堂还是漂浮在宇宙当中。我以前并未见过几张罗斯科的真迹,这次也是第一次被绘画作品深深震撼。

看完展览走到LV基金会艺术中心的顶层露台。雨过天晴,巴黎天空的云彩像是从天堂飘落来,一弯彩虹镶嵌在云彩和埃菲尔铁塔之间,不禁感叹巴黎真是一座美丽幸福的城市。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